那天去千葉吃完火鍋回家的路上接到了五叔家的來電,我一看來電心想不妙,該不會五叔狀況不好了吧!

 

電話接通是娘家媽媽的聲音,我更加確定五叔大概是不行了,果然媽要我去五叔家一趟,趕緊把孩子送回家便趕去,一進到五叔家看家五叔已經躺在親友為他準備的床上,臉上戴著呼吸器,顯然已是彌留狀況,我跪在床前輕聲道:五叔,我是小雯,我回來看你了!話未說完眼淚就不聽使喚的掉了下來,五叔已經沒有意識,根本不知道我們來了,我環顧了四週,沒看見叔母,便往房裡走去,看見瘦小的叔母躲在走廊裡一直哭,我走過去抱著叔母輕聲安慰,叔母卻抱著我大哭了起來不停的說她想跟著五叔去,不知道以後該怎麼辦。我不停的安慰,自己的眼淚卻不停的掉,我跪在五叔床前,陪著他,送他最後一程,當呼吸器響起"嗶"的一長聲,代表著五叔真的走了,一堆親友也都痛哭了起來,看著五叔總是有種看見爸爸的感覺,所以覺得更加的心酸。希望叔母能快點走出傷痛。今天我又再到五叔家看有什麼可以幫忙的,我去幫忙煮飯,也幫忙摺蓮花,真心希望五叔能因此解脫,不用再承受身體的病痛。小時候,五叔因為沒有女兒所以特別疼愛我,還曾經說要認我當乾女兒,媽媽也同意了,結果我真的叫了他一陣子的乾爹,但是後來爸爸不高興,不准我這麼叫,所以我後來還是叫五叔,當我跪在床前,三伯母在旁邊說:你義女來看你了!我突然覺得自己很不應該,長大的這幾年,我很少跟五叔往來,大概是年紀大了,總覺得跟五叔沒有像小時候這麼親,可是在他生病後我雖然常去看他,也準備保健食品跟相關書籍,也用我自己的例子鼓勵五叔,但他終究沒能多活幾年,我很後悔沒有好好照顧他,陪伴他。。。看見五叔家門口擺放著罐頭塔上寫著"悼義父大人 往生蓮邦  義女慧雯泣淚拜"覺得自己很愧對"義女"這個稱謂。孩提時代的玩笑話卻在他往生後才被大家提出。讓我在五叔四七的時候以女兒的身份單獨祭拜,也讓我用女兒的身份參與法會。在五叔往生後才多了我這個女兒,再多的後悔也無法改變這個事實。

 

 

 

創作者介紹

努力對抗癌細胞的小妮子

小妮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