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有提到新光醫院的醫師有建議我施打一種叫"諾雷德"的針劑,因為他覺得我太年輕,卵巢功能很強,泰莫西芬可能無法壓制住我的卵巢功能,但我在網路上一直沒有查到很有力的研究數據所以一直不敢施打。三月底時曾經詢問雙和醫院彭汪嘉康醫師是否應該施打。她說服用泰莫西芬三個月後如果生理期還是來的話就建議施打。結果我吃了五個月生理期還是照來。七月初本想掛彭醫師的門診再詢問一次,可是她連續三週都因故未看診,因為下個月月初就要上班了。只能改掛陳建銘醫師。陳醫師黑黑胖胖的。我提出幾個問題詢問。

1. 因為生理期仍然每個月來,原醫院的說法是這代表泰莫西芬對我無效,所以建議施打諾雷德。

陳醫師回覆:雖然目前有些醫師建議施打諾雷德,但目前並無大型研究數據指出施打諾雷德真的有效,而且生理期未停止不能代表泰莫西芬沒有作用。不建議施打。

2.體內的人工血管原醫師說術後2-3年是復發高峰,故應在三年後再取出。可是七月初回診卻叫我安排外科手術將人工血管取出,理由卻是這樣病人的心情會比較好???

陳醫師回覆:目前的確是術後2-3年才會考慮取出。但也會考慮復發可能性高低。如果復發機率很低也可以考慮早點取出。

3.因為原醫院的追蹤檢查很少(抽血、乳房超音波、乳房攝影、斷層掃瞄等)抽血為二個月一次、乳房超音波半年才做一次。其他的檢查根本還沒做讓我很不安心。若轉診到雙和會安排那些追蹤檢查?頻率為何?

陳醫師回覆:抽血原則上二個月一次。乳房超音波半年一次是受限健保局限制。投機的方式是先安排超音波,過三個月再安排乳房攝影,再過三個月就到了要照超音波的時候,這樣會是比較密集的檢查。

看完診,有一種空虛的感覺,陳醫師雖然很仔細傾聽我的問題,但是回答好像都模稜兩可。

而且目前看過三個醫師只有陳醫師不建議施打諾雷德。每個醫生的說法不盡相同也讓我們無所適從。

今天因為病友繡汝的通知我參加了乳癌協會舉辦的講座,今天主題是荷爾蒙治療。

今天睡過了頭差點趕不上,可是今天覺得很焦躁,今天的課讓我有點聽不下去。Q&A的時候我詢問醫師是否應施打諾雷德?醫師說如果我服用泰莫西芬生理期仍來是比較不好的狀況。所以最好是施打諾雷德二年,如果順利停經,就改吃停經後婦女吃的芳香轉化酶(也是一種荷爾蒙藥物)所以我還不到四十歲就得讓身體處於更年期狀態一輩子。這對我來說真的是很難接受的事。可見大部份的醫師還是會建議施打諾電德,中午用餐時一堆姐妹圍在一起聊天談自己的病程,我發現很多姐妹都有施打諾雷德,其中又以在新光治療的姐妹居多,所以新光的治療排程裡幾乎都有諾雷德。既然四位醫師裡有三位建議施打諾雷德,我想我會去施打的。

雖然姐妹們看起來都好像很開朗很能面對自己生病的事實,但我知道很多人跟我一樣私底下默默的忍受治療的痛苦及藥物的副作用。有跟一個年輕的病友聊,她已施打十次諾電德,承受的副作用跟我一樣:失眠、心悸、熱潮紅、盜汗、焦慮。尤其是到了晚上睡覺時,熱潮紅、盜汗會影響睡眠品質。我和她都已經有一陣子沒有好好睡了。因為這樣焦慮的情況就會更嚴重,看什麼都不順眼。常常發脾氣。就像我之前說的。如果是化療及放療時間都比較短。接下來的治療這麼長真的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忍受下去。

中途有個志工主動來跟我聊,她也是年輕的病患。跟我談到她的病程。看著她眼眶都泛淚了,覺得好捨不得哦!自己也經歷過這種痛苦,最能了解那種感覺了。她真的很勇敢,還來協會當志工。還來為我加油!真的很感動。

今天有一位年紀比我還輕的病友也來參加。我很訝異,也為她感到難過,這麼年輕就得失去自己的乳房,對自己的衝擊一定很大,我留了部落格及MSN給她,說好要一起加油!要勇敢面對生病的事實,好好的配合治療。希望我們都能重新創造嶄新的人生^_^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妮子 的頭像
小妮子

努力對抗癌細胞的小妮子

小妮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6) 人氣()